当前位置:主页 > 千墨艺术网 > 影视阅读 >

新书《治愈系娇妻》精彩文摘

时间:2019-07-23 10:22 浏览人数:
这世上总有一个人,会让你所有的伤,不药而愈。 
让所有晦暗无趣的过往,都化作岁月可期的余生。
无痛症腹黑大少爷 乐天派呆萌女保镖
书名:《治愈系娇妻》
作者:小北
出版:江苏凤凰文艺出版社 / 2019年8月
出品:酷威文化
书号:978-7-5594-3594-1
定价:38.00元
开本:32开
上架:畅销 / 青春文学
 
【新书亮点】
        ★人气作家小北继《国民系校草》之后,再推高甜治愈新作。
        90后人气作家小北,极其擅长描写情节暖萌、情感甜宠的爱情故事。笔触清新,行文流畅,已出版的“国民系列”小说市场反响强烈,本书作为其“国民系列”之外的全新作品,备受粉丝期待。
        ★无痛症腹黑大少爷VS乐天派呆萌女保镖,套路与反转并重,武力与甜度齐飞。
        该书故事独特新颖,情节紧凑。不同于一般霸总与傻白甜人设,男女主智商情商双双在线。女主角应樱外表少女,实则是力量与酒量惊人的女汉子,一直自食其力为病重弟弟赚取医药费,性格积极乐观,十分正能量。男主角霍天达作为霍氏集团的唯一继承人,养尊处优,却因为心理障碍换上了无痛症,性格霸道毒舌。两人原本只是雇佣关系,却从初相识的武力爆棚、斗智斗勇与拆招反转,发展成暖甜齐飞、日久生情与非你不可。应樱更是成功帮助霍天达治愈心疾,自己也终于变成了不带一丝“娇气”的娇妻。给读者以轻松美好的阅读体验。
        ★随书附赠精美书签&情侣兑换券。

【内容简介】
        为了给弟弟筹钱治病,本为地下拳手的应樱接了一项新工作,给霍氏集团继承人霍天达当保镖。不仅要保护其人身安全,还要贴身照料这位因心理创伤患上“无痛症”的大少爷。
        而从一开始,霍天达就不信任这个“保镖兼保姆”,考验设了一关又一关,卯足了劲儿想要赶她走。应樱只得拿出十八般看家武艺——喝烈酒,当厨娘,唱小曲,打流氓,甚至还要充当假女友,帮霍天达追回前女友……
        谁知假女友做的久了,应樱的真情却有点覆水难收了。假恩爱秀的久了,霍天达的内心也开始地动山摇……直到应樱被逼离开,霍天达才终于看清,谁才是那个能够治愈他今生的人。

【角色简介】
        应樱:21岁,善良呆萌。泰国黑市拳手,武力值爆棚且能千杯不醉,被霍灵长重金聘为霍天达的贴身保镖。
        霍天达:27岁,傲娇闷骚。霍氏集团大少爷。脑力在线、颜值爆表。沾酒必醉,因心理问题患有失眠症和“无痛症”。
        霍灵长:霍天达的爷爷,霍氏集团创始人兼董事长。控制欲强,老派保守。老年丧子,对唯一继承人霍天达很严厉。 
        Anna:霍天达初恋,被霍灵长胁迫,无奈远赴法国。
        杨迪:Anna的弟弟,开朗活泼。偷溜回国,因钱包被偷,暂被应樱收留。
        何飞:霍天达初恋见证者,男女主情感上的“绊脚石”和“推动者”。 
        朱嘟嘟:应樱好友,身材性感,拜金。一直伺机接近霍天达。

【作者简介】
        小北,90后言情作者,生于北方,长于南方。喜欢夏天和狗。文笔软萌,理想是写一本让人读起来心生欢喜的小说。已发表百余篇短篇小说,出版作品有《国民系校草》《国民系校草2》《国民系少爷》《国民系少爷2》。

【目录】
第一章  有没有兴趣来做我的贴身保镖
第二章  可在我眼里很美
第三章  我是天达的女朋友
第四章  你就得尽女朋友的义务
第五章  还是一个痴情种
第六章  你吸引不了我
第七章  好久不见
第八章  你想赖上我
第九章  从来没有非分之想
第十章  记住你说的话
第十一章  你该不会真喜欢上我了吧
第十二章  必须给她一个交代
第十三章  你喜欢过人吗
第十四章  你被解雇了
第十五章  离开是你唯一的选择
第十六章  你答应和我在一起我才松开

 

【精彩阅读】


路见不平,美女救英雄

他直接压上来。  
应樱身体一用力,一时间调了方位,反身将他置于身下。  
男人应该是喝醉了,体温偏高。  
应樱撑在他的上方,莫名想看看他此时迷醉的模样。正要伸手摘掉他脸上的蝴蝶面具,他却适时地握住了她的手腕:“这是假面舞会,美女你要遵守规则。”
他手上的力道带着一点魔性,声音也很好听,带着一点戏谑的挑逗。  
应樱怔怔,这还是第一次有男人唤她“美女”。  
男人飞快地扳过她的肩,应樱看着他泛着慵懒笑意的黑眸,心跳猛地踩空了。  
“你坐在我身上这么久,不打算做点什么?”  
男人话音未落,火热的唇就这样吻了下来。
应樱脑子一片空白,只有一个念头闪过:她的初吻!她的初吻就这样没了!  
就在此时,有人敲门。  
“霍先生,您没事吧?我给您拿了醒酒茶。”  
应樱趁这个机会一把推开他,夺门而出。
这是三天前,应樱在泰国皇家酒店和目标人物的初次见面。 
万万没想到,竟是以这样火热的方式。 
 
此时此刻,目标人物再次出现,一个人。
能甩掉从美国训练回来的保镖,霍老爷子说得没错,他果然很厉害。看着五大三粗的光头男四下转圈,因为找不到主人而急得团团转的样子,应樱不由叹了口气。这是最后一个,第十五位保镖。  
男人溜进了五光十色的灯海中。
这里是L市最豪华的酒吧。从门口进来,狭长的走廊冗长蜿蜒,闪烁多变的灯光营造出梦工厂的感觉。  
他迎面“撞”上一位漂亮的波浪长发女孩。  
出众的人到哪儿都会引起注意。应樱看得清楚,是女孩故意撞他的。  
女孩嫣然一笑,他也乐于被套路,两人耳语一番,就朝一旁的房间走去。
就在应樱犹豫究竟要不要跟进去的时候,看到钟爷带着一帮手下也朝那个方向去了。
钟爷是这里最喜欢教训人的古惑仔,蛇皮大衣下的白色背心清楚地勾勒出八块腹肌,黑色毛线帽子藏不住凶神恶煞的脸。果然,他一脚踹开房门,将正在热吻的两人揪了出来。  
女孩惊慌失措,不停地挣扎呼喊,钟爷大怒,将她扔在地上,吼道:“爷这么中意你,你百般拒绝,就是为了这个小白脸?!”
应樱心下一沉。不过并不急着立刻上去解围,她想再看看,他会如何脱身。  
只见他微笑地爬起来,拍了拍身上的衣服,戳了戳钟爷的胸:“你谁啊?”  

钟爷到被气笑了:“看来你是第一次来这儿,居然连你钟爷的大名都没听过!”  
“没听过。”他气定神闲地把女孩从地上扶起来,推到一旁,“她不喜欢你,得怪你自己没魅力,你这么粗暴地对女人,是要遭报应的。”  
话音未落,挥手就正面给了钟爷一拳。出手太快,大家统统没反应过来。
他看向女孩:“还不快走?”  
女孩一愣,赶紧撒腿就跑。  
应樱心里咯噔一下。
钟爷捂着出血的鼻子,往后退了一步,男人立刻就被包围了。
不能再继续旁观了,应樱快步冲上挡在他身前:“钟爷,这么多人欺负一个,不妥吧?”  
钟爷怔了一下,打量应樱:“哟,哪儿来的小妞,还想美救英雄?”  
应樱回头,问他:“你没事吧?”  
霍天达也将应樱从上到下打量了一番,不禁拧眉:“你是谁?”  
一头软萌短发,圆脸,眼睛圆圆大大,个头大概有165左右,穿一身黑西装、平底鞋,根本不是他会多看一眼的类型。  
他确定他不认识她。  

应樱长舒了一口气。很好,他没认出她来。低声音:“我是救你的人。”  
霍天达的眉头越发皱了。  
应樱看向钟爷,赔笑道:“钟爷,我们就别打打杀杀了,用安静一点的方式解决,如何?”  
“好!”钟爷眉峰一挑,带着他们闪进身边的包厢,侧身坐沙发,把茶几上所有的马爹利打开,一字排开,指着霍天达道,“只要你五分钟内把酒喝光,我就放你们走。怎么样?够安静吧?”  
霍天达目光阴冷地盯着钟爷:“如果我不喝呢?”  
“不喝?”钟爷搓手笑,“那就得横着出去!”  
霍天达粗眉倒斜,要知道,他只是不愿动手,而不是不能。  
钟爷噌地站起来,眼看战争一触即发,应樱一抬下巴:“我替他喝。”  
钟爷的视线重新回到应樱身上:“你替?哼,那就不止喝这么点儿了。”  
应樱笑:“二十瓶怎么样?喝光就让我们走。”  
霍天达拎过她:“喂,你一边儿去。”  
应樱点头致意:“请相信我。”  
看着她坚定又自信的目光,霍天达竟说不出拒绝的话。  
应樱眼眸闪过一道光,拿起第一瓶利落地开喝,速度飞快,神情平静得像喝矿泉水。十瓶,十五瓶,二十瓶……  

干掉最后一瓶,应樱淡定地抓过霍天达的手腕,和钟爷告辞,拨开小混混的人墙就往外走。出了酒吧,加快脚步将霍天达带到自己的摩托车边,递头盔给他:“你去哪儿?我送你。”  
霍天达推开头盔,伸手去碰她的额头。他的手很大,很温暖……从额头碰到了脸颊,他的掌心完好地托住了她的脸。 
应樱咽下口水,心怦怦直跳,这种熟悉的感觉让她想起了上一次!   
“你现在是不是很想吐?”  
应樱摇头。 
“那可是二十瓶烈酒,你一点儿事都没有?”霍天达不信。
“喝酒对于我来说跟喝水一样。” 
霍天达恍然大悟,清冷的目光闪过一丝欣赏:“怪不得你会提议安静的方式……”  

你是想找个工作,还是想做我的女人

霍天达瞄了一眼应樱:“会开车吗?”  
应樱回道:“我十八岁就考到驾照了。”  
“很好。”霍天达迈步往前,示意应樱跟上。  
不远处就有一家4S店。自动门刚一打开,便有服务人员过来,霍天达没看他,直接走到一辆黑色路虎车边,拿出卡递上:“我现在就要开这辆走。”  
应樱眨了眨眼,看着霍天达像买菜一般买了辆车,还不悦地嘀咕着“算了,勉强用一次好了。”
坐上驾驶座,应樱偷瞄了一眼后视镜里的脸,心想这是提前进入工作状态了吗?比她预料的时间稍微早了一点。
 “你叫什么名字?”
“应樱,应该的应,樱花的樱。”  
“你为什么要救我?”  
这个问题问住了应樱,她现在还不想暴露身份,于是反问道:“救人于危难,需要什么理由吗?”  
霍天达一笑,并没把这种话听进心里去:“你比我以前那些愚蠢的保镖好很多,有没有兴趣来做我的贴身保镖?薪酬方面不会亏待你。”  
“不了,我有工作。”应樱作势拒绝。  
霍天达眉峰一挑,犀利眯眸:“欲拒还迎对我没用,你今晚故意接近我不就是为了讨一份差事吗?还是说……”  

应樱的心慢慢提到嗓子眼。  
“你想做我的女人?”  
应樱差点踩刹车,她小幅度地清了清嗓子:“我……”  
“如果想做我的女人,你连入场券都没有。”霍天达靠着座椅,“至于保镖的事,你不必急着答复我。”  
“你要去哪里?”应樱没有接话,伸手点开导航。  
霍天达眯眸:“累了,回家。”  
霍天达身为霍家集团的总裁,福布斯排行榜上最年轻的富豪,名媛眼中第一值得嫁的皇太子,名下豪宅遍布世界各地。此时报了一个地址,应樱按照导航驶到地方后却发现,小区的门口没有多恢宏气派,保安坐在保安室里打盹,有点旧了的粉墙昭示着这就是个普通的民宅小区。  
应樱想再确认一下,可后座的霍天达正闭目养神,一副禁止打扰的样子。应樱只好硬着头皮往前开,摁了喇叭叫醒保安。  
保安推开小窗探出头来,见应樱面生:“小姐,您找谁?”  
这时霍天达按下车窗,保安看到是他,赶紧把电门打开:“霍先生,您回来了。”  
应樱按照指示停在17幢前,回头低声说道:“到了。”  
霍天达睁眼,开车门下来。 
应樱也随即下了车,想把车钥匙还给他。

霍天达却说:“跟我上楼。”  
应樱怔怔:“嗯?为什么?”  
霍天达斜眼看着应樱抗拒的表情,不禁蹙眉:“怎么那么多问题?”  
想到他是自己未来的老板,留下扭捏的印象不太好,应樱便随他上楼了。  
几秒后,电梯门叮咚打开,浓烈的欧洲古典装修风格扑面而来,中间客厅里还有个大壁炉。  
霍天达一边往里走一边脱衣服:“随便坐。我先去洗澡。”  
应樱张了张嘴,看他砰的一声关上洗手间的门后,才放眼打量四周。轻轻抚过茶几面,有少许灰尘,说明他虽然经常来这里住,却不是每天都来。  
客厅墙上有很多名画做点缀,都是欧洲的抽象派风格,说明他是个思想跳跃性比较大的人。家具颜色全部接近原木色,地毯却是色彩不规则的印度货,说明他的性格很多面,不统一,极难捉摸。酒架上放的清一色都是烈酒,每瓶酒旁边都会放不同形状的玻璃杯,说明他做事很有章法。  
屋内一共有三个房间,左边两个,右边一个。右边的应该是他的主卧。  
应樱开门进去,确定里边没人,又迅速关上。其他依次如此排查,最后回到客厅。  
她不知道,这些看似专业的探查,早就被霍天达看在眼里。  
霍天达把毛巾盖在头顶,最后瞟了一眼手机上的闭路画面,从洗手间走出。  
“应樱,你过来。”  

视线由下而上,白皙精壮的腰身,没擦净的水珠顺着腰线滑下,宽厚的臂膀在灯光下显现出一层朦胧的流动曲线。
应樱迟疑地走过去,目光下意识地落在他的手腕内侧。  
一道道触目惊心的新痕旧纹交错,密密麻麻,让看到的人不禁倒吸一口凉气。
看来霍老爷子没有言过其实,他……真的……  
“你在看什么?”  
应樱抬眸:“没,没有。”  
霍天达黑眸微深几许,缓缓转身。  
应樱跟他进到左边的一间房间,灯光打开,她看到的是叠放在桌上成堆的钞票、名贵手表,还有一些价值不菲的珠宝。  
“今晚你帮了我,这里边的东西可以随便拿,就当是给你的谢礼。”  
“……”
霍天达见她不动,俯身:“怎么?有选择困难症?”  
他忽然的凑近,喷着热气的低沉声音让应樱陡然一震,本能后退,一只有力的大手却突然揽过她的腰。  
应樱瞪大眼睛,双手握拳抵挡两具身躯的靠近。  

霍天达邪魅莫测地盯着她。下一秒就听见他那清冷的声音响起:“让我猜猜,你接下来还要说路见不平拔刀相助,不需要拿什么报酬之类的话吧?”  
应樱暗自抿唇。  
“别装了,你是我爷爷派来的。”  
应樱不动声色地说:“台词都让你说完了,我还能说什么?”
霍天达的目光涌现出一丝玩味:“我也期待你还能说些什么。”  
应樱淡淡地道:“我只想说,就这么让我拿,我也拿不了多少回去,如果你真的有心想谢我,就直接把钱打我卡里吧。”   
“你真的不是爷爷派来的?”  
“你爷爷是谁?”应樱反问。  
霍天达一笑:“那这么说,你真的不认识我?”  
怕再聊下去会露出破绽,应樱越过他:“没兴趣,走了。”  

因为她没兴趣,所以他产生了兴趣

霍天达的笑意渐渐变僵,这个女人说什么?没兴趣?
这三个字可是他的专属,什么时候轮到别人来说了?  
霍天达哼笑一声,抓住应樱的手臂,突然一片阴影投来,正中他的下巴,连带着击中他的小腹,之后应樱立刻就退到了门边。  
虽然打未来老板是不对的,但此时此刻到底还是毫无关系的陌路人。应樱这么安慰自己。
霍天达踉跄两步,应樱颇为江湖地双手作揖:“告辞。”  
他顿时被气笑了。  
应樱奔向门边,霍天达则不紧不慢地迈步,来到客厅,看着已经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跑到门边的应樱和门锁做斗争。  
“这门锁是用我的指纹热度开关的,而且直接连着报警系统。你要是再用蛮力,两分钟内警察就会赶到。”  
应樱硬着头皮转过身,迎上霍天达的目光。  
他是笃定她跑不掉了。  
眼看着对方步步逼近,应樱用余光扫了一眼右手边的房间,不动声色地默数和他之间不断缩减的距离,倏地转身奔向右手边的房间,推开房门,快步跑到窗边,只听身后传来急促而低沉的呼喊:“应樱!”  
说时迟那时快,应樱已经跃窗而下。
 
刚才上楼时,她就观察了地理环境,旁边有一个二层楼高的小平房,是物业对外出租的店面,顶部可以缓冲她跳下来的冲击力。  
霍天达扶窗看着她灵敏地在房顶上翻滚后单膝跪地,然后顺利跳落到地面,迅速消失在黑夜之中,黝黑的眸子渐渐如绽放在夜空的烟火,璀璨放光。  
这个女孩,比他遇到过的那些美女有意思多了。  
他回到客厅,拿起手机拨了个电话:“给我查一个女人,名字叫应樱,长相我等下传给你。”  
应声给霍天达帮忙的是白家小少爷白宇。
白氏集团主营酒业,白董事长有五个儿子,排行老幺的白宇最不成气候,长得白白嫩嫩,一副贵公子的模样,比起霍天达完全能够独当一面的强势,他就是一个游手好闲的主儿。  
但白宇性格八面玲珑,消息灵通,是霍天达的左右手。他很清楚自己和霍天达的关系是比朋友不足,比拍档有余。而他能够接触到霍天达,是得到霍灵长默许的。  
当然,默许的条件是霍灵长要他当双面间谍,及时反馈孙子霍天达的一举一动。  
“老爷子,他们打过照面了。依您看,我要不要把资料传给天达?”  
霍灵长有着和霍天达一样深邃的五官,两鬓斑白,神色清冷之下,是叱咤多年的尊荣感。  
“好啊,就原封不动地把资料传给他。我要看看,应樱会怎么解决这个麻烦。”  
他这一生叱咤风云,走到如今的地步,除了霍天达这个唯一的孙子,已经没有什么可以让他头疼了。  

窗外,夜色渐深。
从霍天达那里成功逃出后,应樱打车去了医院。站在1202号病房门口,透过小窗往里边探了一下,应小南的睡容很恬静。他的五官很俊俏,眼睫毛很长,只是苍白的脸色和消瘦让他看起来病恹恹的。
如果不是病魔缠身,他现在应该是个活力四射的少年。  
应樱蹑手蹑脚走进去。坐在床头,爱怜地抚摸应小南的额发,忽然,应小南睁开眼睛:“姐姐!”  
 “你怎么还没睡啊?”  
应小南叹了口气:“中午已经睡了,再说姐姐你比平时来看我的时间晚了两个小时,我担心你出事。”  
应樱笑笑:“傻瓜,我能出什么事?你只要照顾好自己就好了。在你痊愈之前,姐姐是不会让自己有事的。”  
应小南抓过应樱的手,护在手心。他比应樱小五岁,可手已经和应樱一般大了。  
“姐姐,别因为我而拖累你自己,你已经为我做得够多的了。”应小南认真地眨着眼睛,“我希望姐姐能活得轻松一些。”  
应樱鼻子微酸,轻轻地握住弟弟的手:“傻瓜,爸妈不在了,我们只有对方。姐姐一定会挣很多很多的钱,治好你的病。” 
从医院出来,应樱回了住处。看着满墙霍天达的照片,深呼吸时,全身骨头都疼得厉害。  
洗手间内,她褪下衣服,身上的瘀青清晰可见。   
 
五天前,她还是泰国地下拳场里打泰拳的拳手。应小南每天昂贵的住院费都是她凭体力和伤痛换来的,直到上个星期她打赢了驻场冠军,被带到霍灵长面前,人生才仿佛看到了新的希望。   
“我很清楚你的情况。简单点说,我可以帮你承担所有的医疗费,甚至送你弟弟去瑞士治病。”  
“条件是什么?”  
“我需要你去一个人身边,当他的贴身保镖。在你之前他已经赶走了67个保镖。”  
“没问题。”  
“不要答应得太快。我指的,不单单是保护他个人的人身安全,而是要你做到贴身照顾。”  
“贴身照顾?”  
“换句话说,你必须近距离地长久地在他身边待下来,还要待得住。而这,并不是一件容易做到的事。”
……  
见到霍天达本人后,应樱才明白了所谓的“不容易”究竟是什么意思。  

第二天,应樱看到手机里的转账信息:一百万。愣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这是谁的杰作。  
应樱按照号码回拨过去:“霍先生,您的命只值一百万吗?”  
霍天达笑了:“你要多少,说个价。”顿了顿,又有些玩味地笑:“你怎么知道我姓霍?”  
应樱反应迅速:“昨晚离开时我问的小区保安,了解到您叫霍天达,中国人。”  
说话间,应樱走出家门,便看到靠着车门在楼下等她的霍天达。  
两人四目相对,各自挂断了电话。  

应樱镇定自如地走到霍天达跟前:“怎么?只允许你调查我,不允许我调查你吗?”  

 

 

【千墨艺术网2019年7月23日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