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千墨艺术网 > 影视阅读 >

这本新书告诉你:当年玄奘可能经历了这些……

时间:2019-10-16 16:53 浏览人数:
数载孤寂的旅程  一段愿力的奇迹
不丹籍著名摄影师帕武历时数年
追随玄奘的步伐,完全依着他当年的行程,完整重走玄奘西行之旅
以历史视野与当下所见,透过这些故事及影像
重现玄奘大师在中国文化史和对外交流史上的伟大贡献
 
【基本信息】
书名:《皓月当空:重走玄奘之路》
作者:(不丹)帕武
译者:丁乃竺
出版社:新世界出版社
品牌:耕雲文化
出版时间:2019年9月
定价:79.00
ISBN:978-7-5104-6828-5
分类:I文学·畅销·散文随笔
装帧:平装
开本:16开
页数:188页
【内容简介】
        作者帕武试着追寻玄奘的脚步,完全依着玄奘当年的行程,通过故事及影像,分享玄奘当年可能经历的一切。整本书在两个时代间来回切换,如史诗电影般娓娓道来,记录了玄奘大师为佛学和文化的传递交流做出的巨大贡献。

【作者介绍】
        帕武,毕业于美国威斯康星州罗伦斯大学。不丹籍摄影师。自小于不丹、印度、科威特、瑞士及美国长大,目前游走于不丹和印度之间,大多数的时间与太太赖梵耘和两个孩子居住在印度的山间小村比尔。

【译者介绍】
        丁乃竺,台湾大学哲学系毕业,美国加州伯克利大学教育行政硕士。著名剧场制作人。自1984年“表演工作坊”成立起,已制作近六十部舞台剧,包括重要经典作品《那一夜,我们说相声》《暗恋桃花源》《如梦之梦》《宝岛一村》《弹琴说爱》《那一夜,在旅途中说相声》等。舞台剧演出则有《摘星》和首演版的《暗恋桃花源》。电影制作有《暗恋桃花源》《飞侠阿达》《这儿是香格里拉》三部,获多项国际影展大奖。曾任超级电视台创台副总裁。现任表演工作坊文化创意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上海上剧场负责人;同时,也是一名翻译。
【目录】
序一 / 黄轩
自序 / 帕武
序章 / 001
寻找甘露 / 005
无处不是西域 / 071
超越 / 123

【精彩阅读】

        两年前和帕武认识。当他得知我的家乡是兰州时,就和我讲述他去过兰州和中国西部很多的地方,因为要写一本关于玄奘的书,他给我讲过一些相关的故事,我觉得有趣,但没有太过在意。
        几天前,帕武和我说书写好了,并发给了我。最近拍摄工作忙碌,本打算有时间了慢慢看,但当我读完第一章后,就放不下这本书了——整本书记录了帕武在两年的时间里如何重走玄奘西行之路,完整地感受了一次玄奘十七年的朝圣之旅!
        相信中国人都对唐僧不陌生,《西游记》的故事伴随着我们的成长。帕武用亲身游历的方式记录了玄奘为佛学和文化的传递交流做出了多么巨大的贡献。整本书在两个时代间来回切换,如史诗电影般娓娓道来。在阅读的过程中,我时常感叹岁月变迁,皆是无常。
        我们每个人都从生命的起点一路跋涉,我很感恩和庆幸自己能够看到像玄奘这样的生命旅程,它提醒着我要因着愿望去前行,而不是欲望。
        感谢帕武亲身游历的决心和勇气,并把这么有意义的经历和故事分享出来。就像书中说的:“受到智慧、爱、慈悲的鼓舞时,心灵能创作出最美的东西。”
        让我们一起踏上这段神圣的心灵之旅吧!

黄轩 
2019年5月于奥克兰

自序

        毫无疑问,中国和印度是亚洲的两个大国。数世纪以来,这两个大国也一直是激烈的竞争对手。有时,这种对抗的愿望会不经意地激发出改变世界的创造力:中国唐代将印度如土般的粗糖做成如雪花般的细糖。一个没有甜味的世界将是什么样的呢?
        这两个国家间的贸易、思想及哲学交流,对人类文明的形成有着巨大贡献。想象一个没有数字“0”的世界——这是印度人在数学上的发明;想象一个没有印刷术、火药或指南针的世界——这些都是中国人的发明;想象一个没有老子、孔子及佛陀的世界;想象一个缺乏中国美食及印度咖喱的世界……
        没什么比玄奘的《大唐西域记》更能说明中印之间的联结。这个旅程,是人类意志和勇气的缩影,也是两个伟大文明古国之间文化交流的礼赞。
        古代的印度有许多不同译名,如天竺、身毒、贤豆等,玄奘在《大唐西域记》第二卷中将其正名为“印度”。在唐朝,“月亮”有许多名字,其中一个就是“印度”,玄奘以此命名在中国南方的大国为印度。
        中印之间的竞争也许会一直持续下去,但有一位中国人会一直活在印度人的心中,那就是中国唐朝的玄奘大师。印度的历史课本中会学到玄奘;几乎所有的印度佛教圣地都有牌子提到玄奘的名字;在印度最贫穷的地区比哈,甚至建造了一座中国寺庙,以此纪念玄奘对印度的贡献。
        在历史上,有数不清的关于“玄奘十七载西域旅程”的文献。我不是学者,也不是历史学家,在这本书里,我希望通过视觉来诉说玄奘的旅程,期盼每个人能更亲密地与之联结。我希望以亲身经历来表述。旅程耗时多年,我试着追随玄奘的步伐,完全依着他当年的行程,希望通过这些故事及影像,分享玄奘当年可能经历的一切。
        希望通过追随玄奘的足迹,能让你至少忆起玄奘。期盼在你阅读的同时,玄奘西行的故事及影像,可以帮助你与自己内在的“玄奘”进行联结——那就是虔诚、无畏,以及决不放弃的愿力,因为这正是当下世界最需要的特质。

帕武 
2019 年5月

【精彩阅读】

        公元六百年,在中国隋朝的洛阳市,一个寒冷的冬夜,降下了当年的第一场雪。
        在此降雪的夜晚,怀着九个月身孕的陈氏妇人正熟睡着,她做了一个清晰的梦,梦境里她见到一位高贵的男子,身着白色长袍向西而行。“我儿,你将去往何方?”妇人问道。男子停下脚步,满含慈悲地凝视着她,“母亲,我要离开……我要离开,去追寻真理……”接着便继续前行。妇人心中百感交集,她为儿子即将前往未知之境而悲伤,又为他如此地自信与智慧而欣慰。
        这名新生儿,就如同当年那场初雪一样洁白。
        他紧握着小小的拳头降临世间,似乎象征着坚定的决心。他被取名为陈祎。陈祎将成为真理的追寻者,一个无畏的追寻者。在他的一生当中,他将行走万里,为了寻得真理。

闪烁的真理

        陈祎出生于一个儒学世家,在四兄弟中排行最小,父亲是隋唐时期备受尊敬的学者。他自幼勤学儒家经典,并且很快就掌握了儒家教义,家人也期待他能追随父亲的脚步。
        陈祎的童年充满了爱、温暖和欢笑。作为家中最小的孩子,他备受宠爱。然而在他年仅四岁的时候,母亲突然离世,继而父亲也在他九岁时撒手人寰。业力的风来得如此迅猛,无可预期。父母的过早离世让年纪尚幼的他瞬间失去了双亲的关爱。不幸中的大幸是,陈祎有三位兄长,经常给予他关爱和指引。陈祎尤其喜爱身为僧侣的二哥陈素,经常到洛阳的净土寺拜访他。
        在拜访寺庙时,小陈祎经常沉醉于袅袅烟香和诵经声中。也正是这一次次拜访寺院的经历,在他心中种下了毕生醉心于佛陀法教的种子。
        在说服住持为他正式剃度前,陈祎已开始跟着兄长住在寺庙里。据说当住持问他为何要受戒时,他回答:“我希望出家为僧,继续光耀佛陀的法教。”
        小菩萨在一个美好的下午进入了学佛的道路。夏风轻抚,柳枝摇曳,蝉声四起,一切都像是在为此剃度典礼庆贺随喜。在大堂回响着有节奏的念诵和鼓声中,住持为陈祎剃头并烙下香印。住持复诵佛陀在一千多年前所传下的誓言,他告诉男孩:“你现在要放下一切追随尊者,要记得一切有关你的都要放下,包括你的身份和标签。你不再是陈祎,从今以后,你的名字叫玄奘。”剃度仪式结束时,陈祎宣誓只要虚空和众生还在,他就会持续为众生除苦。于是,跪下的陈祎起身成为玄奘。
        玄奘在洛阳寺庙的五年间,夜以继日地学习和背诵经文,同时熟读各个教派的哲学思想。由于出众的能力,他成为寺庙中最有成就的僧人。

夏空中的一颗耀眼之星

        玄奘在洛阳寺庙的学习被隋朝的内乱中断了。公元六百一十八年,隋朝灭亡,整个国家陷入一片混乱,各派争权夺位,内战就此爆发,僧人也无法幸免于难。
        洛阳的许多僧人出于恐惧而离开寺院,其中一些人弃僧还俗,另一些人尽管保留了出家人的身份,但也回到他们各自的家乡——那里远比洛阳安全。玄奘和他的兄长本是孤儿,他们因无处可去而留在了洛阳,并祈祷动乱不会影响寺院生活。然而洛阳还是遭到了攻击,寺院也没能幸免。寺院被大火夷为平地,玄奘与兄长死里逃生,危难中他还挽救了自己最珍惜的经书。
        兄弟两人暂住于一个未受内战影响的寺庙里,寺庙坐落于长江三峡所围绕的高山上。
        在很短的时间内,玄奘即娴熟于所学习的一切,当地的上师视他为四川最有成就的僧人。然而,玄奘越深入学习,就越不满意。中国佛教的每一宗派都称自己的道路最便捷,自己的佛法最纯净,但各宗派之间充满了矛盾。
玄奘知道,他在四川所能获得的佛法资源是有限的,求法的渴望终将引领他离开丛林的保护。

长治久安

        唐朝开启了新的中国历史。新登基的高祖立长安为国都,他希望这个新的都城能成为唐朝的象征,一个希望与荣耀的城市。高祖希望建造这样一个伟大的城市,让百姓们忘记战争的伤痕。
        对高祖来说,长安不只是权力的中心,同时也是学术、艺术及精神文化的交流中心。他选择了“长安”这个名字,因为它代表着“长治久安”。正如高祖所愿,长安成为世界上最伟大的城市之一,他所期望的一切也都在此实现。这个城市成为世界上其他国家东向中国的原因。作为丝绸之路的起点,长安成了世界贸易的交易枢纽。
        来自世界各地的商人聚集在长安的市场,包括从阿拉伯来的马商、印度的香料商,以及从古罗马帝国来的丝绸商。长安也是精神文化交流和学习的中心,此处有来自龟兹、高昌等地的佛法上师和译师,有时甚至会遇见佛法诞生地印度的僧人。这是长安令玄奘生起无法压抑的好奇心的原因。
        二〇一五年的秋天,我来到西安(也就是当年的长安城),距离二十二岁的玄奘首次跨入这座城市的大门将近一千四百年。西安这个与玄奘齐名的城市拥有超过八百五十万人口,这是玄奘伟大西行之旅的起点和终点,西安市最重要的建筑大雁塔就是玄奘遗留给世人的宝贵遗产。
        大雁塔建于公元六百五十二年,由当时年逾五十岁、从印度回国的玄奘主持兴建。那时的玄奘已远不如二十二岁时那般热切而机敏,但肯定比当年更睿智。唐高宗(唐朝的第三位皇帝)要他造一座建筑物来安置他从印度请回的经文和佛像。大雁塔是依照玄奘在印度所见的佛塔设计建造的,完工后即成为长安城内最宏伟的建筑。
        一般观光客都会登上大雁塔,我也不例外,登上去看着整个西安,俯视着熙熙攘攘的街道和源源不断涌来大雁塔的参观者和朝圣者们。当时年迈的玄奘在塔建成后,一定也曾站立于此。我想象着他站在同一个地方,在历经百千磨砺后该感到多么自豪。他挑战皇帝,远离家乡成了通缉犯,横越最艰苦的沙漠和高山,到了一个陌生国度,十七年后返回家乡,受到英雄般的欢迎。
公元六百二十六年,玄奘初次踏进长安,在那个多元文化的大熔炉中,他只是一个籍籍无名的僧侣。他当时必然会遇到各种不同文化、种族和信仰的人。长安吸引着来自亚洲各地的宗教学者,基督教传教士、伊斯兰教的阿訇、从西域来的佛教僧侣,甚至有来自波斯的拜火教徒。玄奘时期的长安,正处于亚洲文明的巅峰时刻。
        玄奘在长安的那几年学习了佛教哲学,并深入学习了印度的古老语言梵文。他向许多来自西方佛土的伟大上师学习。在他的记录中特别提到了两位上师。这两位上师蜚声海外,信徒如云。但正如在洛阳和四川时,玄奘很快就娴熟于所有的学业。其中一位老师甚至赞叹说:“玄奘将圆满释迦的法教,他将成为日行千里之驹,他将令智慧之日更为灿烂。可叹我们年迈体衰,恐将无法见证那样的一天。”
        玄奘对佛法经典的精通娴熟令他如夏日夜空中的明星般闪耀。他非常轻易地就能掌握最复杂的教义,这样的能力再度勾起他在四川时的渴望,这份渴望一直驱动着他,最终让他决定前往印度这个神秘的国度。从许多住在长安的学者口中,他听说了伟大的那烂陀佛学院,那儿聚集了最伟大的佛法心灵;那烂陀寺的伟大住持、全知的戒贤大师对经典及论典非常精通。
        玄奘在研读佛教经典时发现,中国的每部佛教经典都有着许多不同的诠释,这令他困惑与不满,而他越深入学习,这份困惑与不满就越大。在中国研读的佛法,是历经千辛万苦留存下来的,许多佛法典籍在崇山峻岭和沙漠中遗失。在中国通往印度的路途上,经常发生风暴和雪崩。当时中国尚未传入梵文与巴利文,那些在数千里旅程中所留下的典籍,也因为口耳相传,而让经典的精华被稀释。玄奘领悟到,要让中国拥有真正佛法的唯一途径,就是他亲自前往印度,将原始的佛法经典带回并翻译出来。

        公元六百二十七年,玄奘决心前往印度,然而唐朝的政治在短暂稳定后再度动荡。年轻的唐太宗在杀了自己的兄弟,并强迫自己的父皇退位后登上了皇位。因为新登基的皇帝年纪尚轻,来自不同背景的势力想要利用他的治国经验不足颠覆唐朝政权。西域诸国的叛乱几乎一触即发,空气中弥漫着猜忌和恐惧。皇帝为了巩固政权,平定局势,降旨关闭边境。为了防范间谍进出长安,商人们必须接受严苛的检查,而当地人则被禁止离境。玄奘反复提出申请,请求皇帝允许他到印度去学习。他提到中国寺庙迫切需要接触佛教的原始经典,希望能把真正的佛经带回中国,他强调了这对于中国佛教未来的重要性。玄奘去印度学习的请求一再被太宗皇帝拒绝,在无计可施的情况下,他决定挑战皇令。

【千墨艺术网2019年10月15日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