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千墨艺术网 > 影视阅读 >

新书《一生别离》:无论厮守别离,只愿不负相遇

时间:2019-11-16 23:08 浏览人数:
要经多少别离,才能学会聚时珍惜,别后不泣
无论厮守别离,只愿不负相遇
书名:《一生别离》
作者:蘭若一
出版:四川文艺出版社   2019年11月
出品:酷威文化
书号:978-7-5411-5507-9
定价:49.80元
开本:32开
上架:畅销/青春文学

【新书亮点】

★著名编剧、作家蘭若一,最新言情力作。
        蘭若一,本名金璐,著名编剧、作家。曾策划制作了筷子兄弟的《老男孩》《父亲》,系列动画《泡芙小姐》,黄渤主演的《2b青年的不醉人生》等。并参与顾长卫导演的《微爱》、何念导演的《21克拉》等多部影视作品策划、编剧工作。监制的独立电影《猎魂》入围第40届加拿大蒙特利尔国际电影节竞赛单元。
        编剧之余,蘭若一创作的新都市主义言情小说也成绩不俗,已出版小说《惊蛰》,更赢得“张爱玲式刻骨之作”的赞誉。新作《一生别离》一经推出,即在微博等平台上引发口碑相传,备受肯定。

★聚焦都市女性百态,极具影视改编潜力。
        爱与成长是条漫漫长路,与亲爱之人分别,是我们必交的昂贵旅费。《一生别离》讲述了三个迥异的女性因一场葬礼,原本不同的人生轨迹开始交织在一起的故事。三人在残酷的现实生活中携手前行,在一次次的分离中寻找自我。学会了再见的时候只说“再见”,学会了源自内心的独立和真正的坚强,也更懂得了相互依靠,温暖彼此的可贵。
        该书围绕不同年龄,不同人生阶段和处境的女性特质,聚焦逃不开的原生家庭影响、多变的职场利益之争和各种新时代婚恋观念的改变等热点问题。勾勒女性成长的真实写照,尽显女性对现实世界的理解和感悟。小说文风洒脱、金句频出,情节张弛有度,人物跃然纸上,更因作者深厚的编剧功力,另该书画面感极强,堪称“纸上剧作”,极具影视改编潜力。

        ★随书附赠创意姐妹猜拳卡及精美书签。
【内容简介】
        要经多少别离,我们才能学会聚时珍惜,别后不泣?
        章晗在好友常菀的陪伴下去参加父亲章蘅的葬礼,遇见了父亲的“小未婚妻”洪果儿,三人由此结识。章蘅将巨额遗产留给章晗和洪果儿,但也规定,洪果儿只能花钱,而章晗只能用遗产来投资赚钱。
        洪果儿用这笔钱逃离了自己劣迹斑斑的原生家庭,意外遇见带给她温暖,“太阳般”的沈家奇,却在即将步入婚姻殿堂时,发现无论如何也摆脱不掉自私的父母和自己骨子里的自卑……
        章晗用部分遗产开始创业,姜莱作为理财顾问走进她的生活,令公司初见起色,但章晗也发现姜莱接近她其实另有目的……
        常菀在三姐妹中看似稳定,实则与万多只是“形婚”,独自抚养着儿子万壹,在心理医生秦朗的呵护下才初尝爱情。不知不觉间,秦朗的控制欲却已经渗入她生活的每个角落,甚至险些令其家人丧命……
        人生本就多“别离”,无论厮守别离,只求不负余生,只愿不负相遇。

【目录】
楔子 梦
第一章 相遇
第二章 辗转
第三章 徘徊
第四章 怀念
第五章 泰来
第六章 破镜
第七章 幻灭
第八章 别离
【精彩阅读】
强扭的瓜是不甜,但能解渴啊

章晗说,梦里挂念一个人,醒来就应该去见他。如果是活人的话,天南海北也就是一段航行距离,至于逝者,去扫墓也算是一种会面。
说这句话的同时,她把一张写着“去找梦中情人,暂停接单三日”的图片发到朋友圈,然后迅速开始收拾行李,准备赶那班两个小时之后飞往安城的飞机,只是因为在昨晚的梦境里见到了那人。梦中,两人穿着高中时期的校服,牵着手走在夕阳下的小巷。

“旧情复燃啊?”常菀问她。
“哪有旧情啊?他是我当时男朋友的哥们儿。”她扣上行李箱,把虎妞的自动饮水机里加满水,“如果当年牵过手了的话,那还有什么必要去见,内心哪里还能有这种欲语还休的骚动?”
“他知道你要去吗?”
“当然知道啊!”
“他的态度呢?”
“自然是热烈欢迎啊!”
后来常菀才知道,章晗其实只是发了一条信息给人家说:我要去你那里,见个面啊!而人家回复了一句:好。
“你记得来给虎妞喂食啊,你没时间让万壹来也行。走,赶紧送我去机场。”

章晗是常菀从十四年前认识那天起就再没甩掉过的大学同学,虎妞是她养了五年的白色加菲猫。三年前,常菀买下了租住三年的那套房子,然后利用重新装修的时间成功地把合租室友章晗轰了出去。没想到她竟然在隔壁楼租下了另一套更大的,还在里面开了一家甜点工作室,并且经营得愈发红火。
有好几次,常菀利用职务之便安排章晗和她精心挑选出来的优秀男青年“意外”相见,章晗都会毫不领情地当即拆穿。她说,真正的爱情是冥冥之中有命运指引的,强扭的瓜不甜。
而常菀是觉得,这个瓜甜不甜先暂且不论,至少能解渴啊。虽然常菀没有什么自己的生活,但也确实不想在养活自己五岁的儿子万壹之外,再拉扯着一个三十多岁的单身戏精老少女。

常菀进到办公室的时间是九点四十分。这是一家闹中取静、开在市中心别墅区的心理咨询工作室,她从研二那年就开始了在这里的工作。
办公桌上照例是一杯温度刚好的美式咖啡。秦朗是常菀的合伙人,他每周一上午九点半都有固定预约,把磨好的咖啡放在常菀桌上是他进入自己那间咨询室前的最后一个动作。当初常菀刚来这里给他做助理实习生时,就是从帮他磨咖啡开始的,那时候他跟常菀说话经常头都不抬。
常菀知道,那是因为她是靠他当时另一个合伙人——她的研究生导师林雨舟的关系硬推荐进来的,而在秦朗那里,并不认可自己的工作范围里有实习生的存在。
“我不希望我的任何一位来访者成为教学对象。”
这是常菀在连续磨了三个月咖啡兼做办公室保洁后,实在忍无可忍地当面去跟秦朗申诉时,被秦朗直视着得到的第一句话。但每个故事都有个后来,五年后,她成了秦朗的合伙人。

结束了上午的工作,常菀从咨询室回到办公室,抓起桌上的三明治就咬了一大口。她早上匆匆忙忙的,还没顾得上吃东西,那杯美式咖啡让她胃里空得直发慌。
“章晗她妈妈的电话已经打到咱们座机上了,你最好抓紧给她回一个。”秦朗靠在门口,“三点钟有一个临时预约,点名找常菀老师。”
他脸上带着骄傲的表情,仿佛自己精心打造出来的作品受到了世人的赞许。常菀回一句知道了,便拿起手机回拨给那十五通未接来电的祸源。
章晗和她妈妈韩秀平时很少联系,而韩秀通过常菀这么疯狂地找女儿也不是第一次了。这会儿估计那姑娘正跟高中同学忆往昔峥嵘岁月呢,肯定顾不上接任何人的电话。

“常菀,章晗人呢?”
果然,常菀连“阿姨”两个字还没来得及叫出口,那边就立刻直奔主题。
“她好像出差了。”
“她出差?去哪啊?她一游手好闲、不务正业的人出什么差?”
“阿姨,章晗那甜点工作室现在做得挺好的,上周一个美食杂志还去采访了……”
“到我公司来上班、帮我打理公司事务才是正经事,其余的都是胡闹。行了,我知道就你能找到她了,你赶紧告诉她,章蘅今天下午回来,让她赶紧给我回家。”
“叔叔回来了啊!那等章晗回来我和她一起去看您二老。”
章蘅是章晗的父亲,常菀却从来没见过他。在章晗十六岁的时候他就和韩秀离婚了,净身出户去了国外。当时他留下的一家小贸易公司一直被韩秀经营到现在,虽然没有什么大的发展,但也算平稳地运转着。章晗说,她爸爸是跟别的女人跑了,毅然决然地连头也不回,这么多年从来没有回国看她一眼。
之后没几年,韩秀也跟一个比她小两三岁的男人生活在了一起,所以章晗上大学之后就干脆自己在外面租了房子,很少回家。如果不是因为拿不到户口本,章晗早去派出所把自己名字给改了。她觉得她的名字简直就是父母交织的阴影,明明是为了省事用了俩人的姓,看起来却像是在赤裸裸地秀恩爱。

“这次你最好让她不要跟我对着干,”韩秀的声调突然降了下来,“不然她这辈子再也没有机会见到她爸了。”
“阿姨,您瞧您说的,叔叔他……”

 

【千墨艺术网2019年11月16日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