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千墨艺术网 > 影视阅读 >

新书《司命》:天地易改,终有一段亘古长情

时间:2019-11-21 23:50 浏览人数:
只要有你在,何处不是家,何处不繁花
钢铁直男龙长渊VS纯真少女神司命
命由己造,只为一世清平喜乐
天地易改,终有一段亘古长情

书名:《司命》
作者:九鹭非香
出版:江苏凤凰文艺出版社  2019年11月
出品:酷威文化
书号:978-7-5594-3976-5
定价:39.80元
开本:16开
上架:畅销/青春文学
【新书亮点】
★九鹭非香经典之作,全新修订独家番外。
        知名人气作家九鹭非香,有着天马行空的想象力、壮阔瑰丽的构建功底和古雅治愈的文笔,故事虐恋与暖萌并重,玄奇与细腻交织。因多部作品口碑相传且成功影视化,而积累大批拥趸。
        《司命》为九鹭非香经典作品之一,时隔四年全新修订,并新增独家高甜番外。更邀请微博知名“古装无脸”画家“呼葱觅蒜”设计唯美封面及超值赠品。再续读者心中的司命之缘。

★上天入地玄幻世界,感天动地亘古痴情。
        万天之墟,困着因天命受罚的万龙遗孤——长渊。九天之上,有掌管生离死别的无忧星君——司命。本是各行其道、各自寂寥的两个人,却不小心撞进彼此的命运,在劫难逃。司命,不司己命,不逆天命,却为长渊逆天改命,以身作引。长渊,上古神龙,逆天神力,却为司命甘愿受困,孤寂永生……
        《司命》一书以“天、地、人、魔”为视角,架起了一个完整的仙侠世界。用大开大合的情节勾勒出一部玄幻史诗。“钢铁直男龙长渊VS纯真少女神司命”更是深受读者喜爱的经典仙侣。宿命般的命运,暖萌虐的日常,引领读者起承转合,感叹隽永长情不是轰轰烈烈,而是回首处永远有你在的厮守。

★随书特赠画家呼葱觅蒜的创意手绘卡及精美书签。
【内容简介】
        命由己造,不过为一世清平喜乐。天地易改,终须有一段亘古长情。
        九重天上的司命星君酒后入梦,无意中坠入万天之墟,遇到了因天命被囚禁的万龙遗孤——长渊。司命在得知长渊被囚的因果后,决定替他改写天命,以自己为引,写下“天地龙回”的命簿。
        应命簿,司命转世为尔笙,再遇重伤的长渊。尔笙为救长渊,被迫入魔,长渊亦为救尔笙,自愿重回禁地受永生孤寂。这一世,两人死别。
        重返天上、忘记所有的司命,意外寻回当初所写的“天地龙回”命簿。原来刻进心里的人,就算被夺去记忆,依然不能忘怀。司命再次解救长渊,才发现“天地龙回”是天命运簿,而非自己所能左右。
        几经险阻,长渊终获救,却决定为天地之平衡,固守万天之墟。司命也甘愿随他而去,并用手中神笔,为二人画下一片花花世界、朗朗乾坤。

【作者简介】
        九鹭非香,人气作家,主写玄幻、奇幻类言情小说,有着天马行空的想象力,文笔细腻治愈,笔下故事既虐恋又暖萌。已出版作品有《招摇》《苍兰诀》《与凤行》《我的奇异时光》等。其中多部作品已成功转化为影视作品。
新浪微博:@九鹭非香

【目录】
楔子
第一章 彼其之子,美无度
第二章 他是我相公
第三章 回龙谷
第四章 修仙路
第五章 无方山
第六章 思过
第七章 无极荒城
第八章 女怨
第九章 且共从容
第十章 谁都不许娶
第十一章 易子而食
第十二章 再回无方
第十三章 长安往事
第十四章 求药
第十五章 入魔已深
第十六章 杀了我
第十七章 归位
第十八章 上古兰草之地
第十九章 以命祭封印
第二十章 绘繁华 
番外 龙蛋        
长安番外 一世安
司命长渊番外 有岁月可回首
【精彩阅读】
命运,从遇到某人开始改写

司命,主万物命格。
然而她却无法安排自己的命运。若说有愿,司命最大的愿望便是能按照自己安排的生活来过一次,成为自己笔下的命定之人。
迷迷糊糊地掉入混沌之中,不知这是什么地方,仿似没有底一般,一片漆黑。
她闭着眼任由自己不断地往下坠。忽然,背脊仿似触到了一块坚硬如铁墙般的东西,止住了下坠之势。伸手一摸,指尖一片寒凉。铁墙般的东西,微微一动,她定下心神,立即开了天眼。

不远处两点亮光一闪而过,紧接着,后背贴着的这块铁墙般的东西,剧烈抖动起来。她脚下使力一跃而起,飞至空中,回头一看,即便散漫如她也不由骇然:“啊!”
朦胧的烟雾缭绕中,竟是一条蜷缩而眠的巨大黑龙。
龙,上古神物。早已寂灭在悠远的岁月之中。
黑龙醒来,蜷起来的身子渐渐舒展开来,令人战栗的霸气也随之蔓延而去。他转头望向女子:“汝乃何人?”
庞大的气场压得女子一阵胸闷,但她素来逞强,挺直了背脊,直视黑龙双目道:“九重天上司命星君。”

“司命?”
“司万物命格。”
黑龙打量了司命半晌,倏尔一声嘶鸣,其声浑厚,震得司命肺腑生疼:“天生万物,区区小物竟妄图司万物命格,命由己造,吾且看看你待如何司吾之命。”
司命一把抹干净唇角的血,老实摇头:“我没那么大本事。我知这世间早已无龙。此处气息停滞,无丝毫灵力流动,比起栖息之地更像是囚笼,隔绝了与外界的联系。你说命由己造,却被圈禁至此。连自由都没有,又怎么造你自己的命?”

“出此挑衅之言,不怕吾下杀手?”
“你若要杀我,不是我几句好话便能阻止得了的。左右我打不过你,不如在你对我动手之前多说几句,最好能将你气死,我倒还能逃出生天。”
黑龙听罢不怒反笑,倏地腾空而起。卷出的巨大气流带得司命一个踉跄,在空中翻了几个跟头才立稳。
司命恨恨地望向黑龙:“我是有身份的人,可杀不可辱,更不可亵玩!”
黑龙道:“你倒有趣。吾在此孤寂已久,能得一物相伴也是趣事。你若能令吾时时开颜,吾便留你性命,如何?”

司命暗自琢磨了一会儿道:“留我一命并不足以让我觍着脸来逗你开心,这是个脑力活,我要别的好处。”
“司命,你是头一个敢与吾谈条件的。”黑龙顿了顿,“且说来听听。”
“古书上记载,龙浑身是宝,我向来不信这话,你给我验证一下。”
“如何验证?”
司命目光灼灼地盯着黑龙道:“拉坨便便来看看。是不是宝?”
黑龙无言了好一阵:“换个简单的。”
司命不解:“排泄有何困难?”
“吾数万年不食五谷。何来秽物?”
 
司命撇了撇嘴道:“大黑龙,横竖咱俩现在也是一根绳上的蚱蜢,你出不去我更出不去。咱们要在一起待上许久,这些事你不必瞒我。便秘也是病,得治。”
黑龙沉默。
司命捂着嘴偷笑了一会儿,道:“是我寻开心的玩笑话,你别当真。但不管怎样,咱们现在都待在这个暗无天日的地方,你用我来寻乐子,我自然也用你来寻乐子,独乐乐不如众乐乐。”

司命抱拳鞠躬,笑嘻嘻地道:“大黑龙,交个朋友如何?这职位做得太久,我把原来的名字都忘了,你就唤我司命便可。”
龙身在司命面前盘踞,两只在混沌之中闪着幽光的龙眼轻轻眨了两下:“吾名长渊。”
“长渊,你有一个好名字。”
“司命,你有一副好性子。”

三界外,上有万天之墟,下有无极荒城。皆是无日月、无生灵的死寂之地。有进无出。与幽禁罪大恶极之徒的荒城不同,万天之墟更为寂静清冷,因那处乃是囚龙之地。
囚了这世间最后一条龙。
村头的百年大树下,老夫子正在给他的学生们讲述传说中的故事。蓝天白云,柔和的微风,认真倾听故事的学生,一切平淡而美好。
夫子很满意。

突然,一滴略带粘腻的液体滴落到夫子脸上。夫子不甚在意地抹去,望了望远处的天空,并未见有半分下雨的迹象。
“啊!”学生小胖三呆呆地望向夫子头顶的粗壮树枝,“夫子,尔笙。”
抬头一望,一个十二三岁的女孩像猫一样趴在树枝上,四肢无力地垂下,脸贴着树干睡得正香。微张的唇边蜿蜒而出一抹晶亮的液体,滑过树枝,滴下。

“哎呀!”
正中夫子的眼睛。
学生们哄然大笑。夫子擦干了眼睛,怒极而起,想抓住尔笙好好打一顿。
被吵醒的女孩见形势不妙,一个利索的翻身,跳下树,转过头来不忘对夫子啐了口唾沫,随后急急忙忙地跑不见了踪影。
夫子气得跳脚,胡须都竖了起来。学生们见了,更是笑得开心。

适时,阳光和煦,晴空万里。
“臭老头。有点穷酸气就了不起哦!会讲故事了不起哦!我才不稀罕听你的故事呢!”赌着气,尔笙将脚下的一块石子狠狠一踢。
“谁扔的石子!”
尔笙心道不妙,拔腿便跑。田坎下做农活的汉子已经看见了她,大声喝骂:“又是你个小王八羔子!有娘生没娘养的狗崽子!”

等跑远了些,尔笙回敬道:“关你屁事!你个挨小王八羔子打的大王八羔子!”
汉子彻底被激怒了,放下农具便追过去:“看老子今天不收拾你!”
有村人听不下去,劝道:“你跟她一个孤女计较什么,那孩子命中带煞,一家人都被克死光了,你小心跟她接触。”
汉子啐了口唾沫:“真恶心。”甩着膀子走了。

【千墨艺术网2019年11月21日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