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千墨艺术网 > 影视阅读 >

新书《艾迪的自白》:不是所有人都能直面伤口

时间:2020-03-07 22:35 浏览人数:
书名:《艾迪的自白》
作者:【法】爱德华·路易斯
译者:丁雪
出版:四川文艺出版社   2020年1月
出品:酷威文化
书号:978-7-5411-5540-6
定价:39.80元
开本:32
上架:畅销 / 外国文学
不是所有人都有勇气直面伤口
入选朗姆达文学奖、欧洲文学奖。《波士顿环球报》2018年度图书
法国媒体盛赞“当代文学中最伟大的声音”

【新书亮点】
★法国新锐作家作品,自传体小说连连获奖。
        《艾迪的自白》是凭借首部自传体小说《艾迪的告别》就入围都柏林文学奖、龚古尔文学奖的法国新锐作家爱德华·路易斯的第二部自传体小说。出版后同样表现不俗,入选美国朗姆达文学奖、欧洲文学奖,并成为《波士顿环球报》2018年年度好书,法国媒体盛赞其是“当代文学中最伟大的声音”之一,称该书“继承了杜鲁门·卡波特《冷血》残酷而真实的创作方式”。《纽约时报》《科克斯评论》《卫报》等众多媒体也一致给予盛赞!
★一部受害者的自愈实录,一部给人以勇气和希望的力量之作。
        主人公艾迪在圣诞夜被袭击后,深陷焦灼和痛苦之中,周围的人们看似关切,却暗藏疏离与冷漠,这让艾迪越发怀疑自我。痛苦挣扎过后,他开始用冷静、坦诚的态度剖析自己的内心,最终重获新生。
        该书真实地记录了人在受到伤害之后,内心和行为上难以自控的变化,以及创伤自愈的过程。能给每个遇到挫折的人以启示,找到面对生活的勇气和力量。如果说爱丽丝·门罗的《逃离》揭露了人生的悲剧性,那《艾迪的自白》就是重现了打破悲剧的可能。关于自我麻痹与救赎,关于逃离与独自抗争,该书与《房思琪的初恋乐园》一样发人深省。
★席卷欧美排行榜,掀多国阅读狂潮的口碑之作。
        该书上市后迅速跻身畅销书排行榜TOP5。已被翻译成十几种文字,版权售至20多个国家及地区,创下百万册销售记录,并长期占据各国图书排行榜前列。主人公艾迪的遭遇成为Twitter、Instagram等众多社交网站的热门话题,引发各国网友热议。由本书改编的舞台剧,将于2019年年底在巴黎阿贝斯剧场上演。
【内容简介】
        不是所有人都有勇气直面伤口,我们总是努力说服自己,我没受伤……我没受伤……我没受伤……
        巴黎,圣诞钟声刚刚敲响不久,艾迪遇见了一个管道工——雷德。交谈中,雷德慢慢骗取了艾迪的信任,两人一起去艾迪家继续庆祝节日。意想不到的是,雷德不但偷窃艾迪的财物,还差点把艾迪活活勒死。事后,惊恐万分的艾迪选择了报警。
        被人欺骗的痛苦;不被周遭理解的烦躁;心理上的自我厌恶;没有任何安全感的恐慌;随时会被雷德报复的恐惧;不再相信人类的厌世;各种糟糕的情绪一起向艾迪袭来。最让艾迪痛苦的还有,他甚至失去了保持沉默的权利。
        无论警察、朋友还是亲人,所有人似乎都只对事件细节感兴趣,大家一边听他陈述过程,一边加入自己的臆想。或者不断暗示是艾迪自己给了坏人可乘之机。或者讨论报警的意义,却没有一个人,真正关心艾迪本人……

【作者简介】
        爱德华·路易斯(Édouard Louis),原名艾迪•贝勒格勒,小说家、编辑,1992年出生于法国庇卡底。21岁时,他创作了首部自传体小说《艾迪的告别》,该书以黑马之姿入选龚古尔文学奖和都柏林文学奖。
        《艾迪的自白》是他的第二部自传体小说,被法国媒体盛赞为“当代文学中最伟大的声音”之一。

【译者简介】
丁雪,毕业于华中科技大学法语专业。现专职从事翻译工作。

 

【精彩阅读】
浪漫夜,来搭讪的却是恶魔!
我对圣诞晚餐的记忆是片段式的。我看见若福瓦和我走在大街上,走在圣诞节的彩灯中。红色和蓝色的灯泡从我们的脑袋上掠过,耳朵被风吹得生疼。接着又是另一幅画面:我们钻进了一家很暖和的商店,买了些馅儿饼。室内的暖空气好像黏在了我们脸上,形成第二层滚烫的皮肤,而真正的皮肤仍是冰凉的。然后,画面再次切换:迪迪尔出现了,我们三个都坐下了。我开了一瓶葡萄酒。迪迪尔听到软木塞被拔出的声音,大笑着说:“酒在召唤我!”这是我以前教他的话。我也笑了起来,而后笑声逐渐停了下来。若福瓦将分成几块的蔬菜饼摆上,我们便吃了起来。
晚餐差不多结束了,我看了看空盘子里的馅儿饼屑,然后站了起来。迪迪尔从送给我的两本书里抽出一本,递给了我。我很吃惊,打开书,高声念出了第一句话:“她身着黑衣,戴着黑头巾,迈着沉重的步子穿过废弃的沙滩,来到海边坐下。”
接着,书从我的视线中消失了,我看见亮着的电脑屏幕,正在播放歌曲,是歌剧的曲调。突然,场景又变了,我们出现在另一个屋子里,三个人靠在枕头上,吃甜点、喝酒。我们一人拿着一个玻璃杯,一首接一首地唱歌,唱我们记得的歌曲。最后的记忆是两个小时后,我在空无一人的街上,风从身边吹过,树一棵棵向后退去,路灯晃过我的眼睛。我把自行车停在共和国广场的一头,开始步行……
共和国广场正在施工,地上除了泥浆什么也没有,倒不如说广场已经变成了泥地。工人们还没有在人行道上重新铺上水泥和混凝土板,道路一片狼藉。每次我从广场上穿过,都会弄脏。回到家里,裤腿上都是泥点子,这里的泥巴与我小时候在乡下看过的深栗色、近乎红棕色的泥巴不一样。乡下的泥巴散发着一种土地的清香,像陶器一般闪闪发亮,我们可以趴在上面,因为它闻起来很干净。但这种灰色的泥土是颗粒状的,看上去普普通通,是城市工地中的副产品。
突然,我听到背后传来一阵声音。
我没有回头,一直往前走。我并没有克制自己不要回头看,但我确实没转头。我身后传来急促的脚步声,离我越来越近。我意识到后面的人在靠近我,但没想到会和我有关。直到他赶上我,跟我说了一句“你好吗?不过圣诞节吗”后,我才知道他的目标是我。
雷德面带笑意。他喘着气,停在我的右边,和我并排走着。我只能看到他的半张笑脸,另一半则隐藏在黑暗中,被夜晚吞噬了。他又问了我一次,为什么不过圣诞节以及为什么这个时间还在街上。但我没有回应。后来,我告诉克拉拉我喜欢他的喘息声,我想把他呼出的气息握在手里,摊在脸上。
我没回答,低着头不去看他的半张脸,继续向前走。我只想快点儿回家,好多读几页迪迪尔和若福瓦送我的书。我强迫我的腿迈快一些。我没有说话。
尽管他很英俊,喘息声也非常迷人,但我还是决定回家睡觉。我尽力把注意力集中在右手拿的书上,以此来抵抗他的吸引力。我知道我抵抗不了多久。我的自制力只维持了几步路,在这几步路的时间里,我成功地无视了他。他依旧走在我的身边,他的肩膀轻轻挨着我的肩膀,他走路时溅起的水花将我的裤子染上了灰色的泥点儿。我沉默着,心里默念着:“尼采、西蒙、尼采、西蒙……”然后,他问我:“你不愿理我吗?”
我向一男一女两位警官回忆了当时的情景。他们正对着我,男警官坐在电脑前,女警官站在他身边。此时,距离我遇见雷德那会儿还不到二十四个小时。
刚开始做笔录,我就有些不知所措了。我有点儿紧张,后悔来了警察局。但后悔也没什么用。
因为那一夜实在是太疲惫了,所以我和两位警官说不想做笔录了,想回家。男警官冷笑了一下,他的笑容没什么恶意,好像是在面对说荒唐话的孩子。他停顿了几秒,清了清嗓子,说:“先生,我很抱歉,现在做不做笔录已经不取决于你了。这件事现在归司法管辖。”我那时不明白,为什么我不能决定是否做笔录。这意味着,我被排除于自己的故事之外,进入了权力系统。哪怕我并不情愿,至少在我的思维逻辑中,若是我参与其中,就没有权利再置身事外了。
与此时正相反的是,在刚到警局的时候,我为能向警察说出自己的经历而松了一口气。两位警官充满同情地接待了我,尽管谈话并不温情。我叙述事情时老是丢掉主线,东一榔头西一棒子,说些毫无意义的话。我出尽了丑,说了些大蠢话,不停地用不一样的话和语调谈论同一件事、同一个片段,好像这样就能找出真相一样。
“雷德站在那儿,纹丝不动,好像腿被铁楔子固定在了地下几米深的地方。我坐着,面对着他。他用羊毛围巾勒我脖子时,发出沙沙的声音,这声音让我牙疼。我除了坐在那里,像一只被踩过的蚯蚓一样扭动,其他什么都做不了。我扭动,向各个方向扭动,拼命地扭动。”我对面的男警官一直看着我说话。他没有听,只是看着我说话。他把手放在用来记录我的话的键盘上,停顿了很久。

 

【关联作品】
书名:《艾迪的告别》
作者:【法】爱德华·路易斯
译者:赵玥
出版:四川文艺出版社   2019年9月
出品:酷威文化
书号:978-7-5411-5481-2
定价:39.80元
开本:32开
上架:畅销 / 外国文学

我们真正该告别的,是那个不被自己期待的自己。
法国文坛新贵,入选都柏林文学奖、龚古尔文学奖
法国图书畅销榜TOP10
【内容简介】
        开始不会想到逃,因为还不知道存在着别处。
        这是当代法国一个封闭落后的小镇,这里住着一群终日醉醺醺的“硬汉”和疲惫不堪的“悍妇”。这里的孩子全都野蛮生长,男孩以打架、逃学,早早当上硬汉,去工厂做工为荣。女孩则以早早结婚生子为己任。但艾迪却是个天生敏感脆弱的异类,一个“一点不像男孩”的男孩。他的存在,仿佛挑畔了整个家族和小镇的价值观,成了众矢之的。
        日复一日,艾迪默默忍受着同学的霸凌,邻里的讥讽,甚至亲人的嫌弃。所有渴求都得不到回应,每个早晨都在巨大的焦虑中开始胆战心惊的一天……为了摆脱孤立,得到认同,他竭尽全力回归“正轨”,模仿“硬汉”,骂脏话、踢足球、交女友,欺负比他更弱的人。

        然而,随着年龄的增长,艾迪越来越意识到,改变天性就意味着必须泯灭本性,放逐自我,活成另一个人,这甚至比遭受唾弃更令他绝望。同时他也开始意识到,世界不都是一样的,还有跟“这里”不同的“别处”。最后,只剩下一条几乎行不通的路可走,那就是……逃离……

【千墨艺术网发,2020年3月7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