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千墨艺术网 > 评论 >

孤舟蓑笠翁 独钓寒江雪——记著名书法家王澜君

时间:2019-11-25 00:27 浏览人数:

        千墨艺术网消息(朱穆峰 王磊 邢树坤)王澜君,字远涛,号梦翁。1958年出生,河北正定人。早年从戎,后入仕,致力于文化精神重开,道德人心之建设。其潜心研学书法近四十年,广泛临帖,浸润于大篆、隶书、魏碑、楷书及行草书之中找寻各类笔法之间的“容”与“融”,翰墨春秋间,临池不辍,其书法颇具清真飘逸、曲水流觞、天马脱衔、追风逐电之韵味,自成一脉。

        王澜君为人谦和,处事有方,知行合一,勇于付出,说他是“达人”亦不为过。他在书法方面的研习可以用痴迷叹之。

        其一,王澜君的痴,是拿书法当学问来做。做学问是一件十分繁难辛苦的事,需要寻根问源,需要博采众长,需要抉疑发微,需要去伪存真,需要心领神会,需要举一反三,而最关键的则是真知灼见。王澜君从古文字入手探讨中国汉字的形成,由历史文献和考古发掘研究历朝历代的前人书写姿势与方法。他在书法上做学问,不是做死学问,是入得学问出得学问,最终追求的是书法艺术的规律和真理。真知来自于点滴的累积和感悟,遂形成深厚学养,对书法的见解自然高出于常人之上。“知”“行”合一是他的艺术门径, “痴”是一种深入,从学问入手研习书法,就把握了“原初”,于是水有源,树有根,楼有基,壁立千仞。

        其二,王澜君的痴,是拿书法当功夫来练。练武行讲究“拳不离手”,讲究“外练筋骨皮内练一口气”,之所以这样,是要通过习惯的养成使练武者可以精熟驾驭个人肌体的能力。书法运笔,要求有阴阳刚柔轻重缓急之别,一笔一划都自揣摩忖度得来,而一旦将好的体悟纳入全身记忆系统,那么在吐纳之功、张弛之力的支撑下,书法的展开便可以游刃有余了。这就难怪王澜君的书法可以做到意到笔随,落墨力则透纸背收笔则跃然纸上。“痴”是一个系统,一门艺术由许多要素支撑,当每一个着力点都落实之后趋于完美。

        其三,王澜君的痴,是拿书法当境界追求。人所贵者精神也。世界上一切有形之物皆有成住坏空,而称得上永恒的唯有精神,精神不死。但要讲精神先要有境界,人一有境界,便有格局、有气象,超凡脱俗。为了达到书法的极致,他不惜“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只是“艺无止境”,成长便成超越的标志,超越了当下自我精神之境界;“痴”是一种执著,唯坚韧不拔的人可以到达顶峰。

        其四,王澜君的痴,是拿书法当毕生所爱。王澜君于书法既有历史的眼界,又有时代的敏感,行楷篆隶草无所不涉却专深于《经石峪》的笔法。我们可以时时透过那高质量的线条,领略一种思绪、一种情怀、一种感悟、一种张力、一种生命的呼唤。在静止的平面上,有鲜活的立体的生命在歌唱、在舞蹈、在言说,这恐怕就是所谓的艺术魅力吧。“痴”是一种极致的灵性,艺术拼到最后一定是有感而发,是思想与激情的美好释放。

        古人云:“书法以用笔为上”。王澜君的用笔之道笔锋遒劲有力又连绵不绝,既有凌空之气兼收霓裳之妙,从而达到人、笔、气、韵、意的完美结合。其书法特点可归纳为:
        其一,书法之成在于容。王澜君在回忆自己的书法历程时曾说:“我学书法近四十年,我用了二十余年的时间广泛临帖,大篆、隶书、魏碑、楷书及行草书,皆有涉猎,但要说影响最大的还应该是学习了泰山经石上的摩崖刻《金刚经》,《经石峪》(《金刚经》)有着两分半篆、四分半隶、三分半楷,综合而成的一种书体。这样一种融合的书体让王澜君找到了书法的新方向。近十几年,王澜君一直在琢磨如何加强各类笔法之间的“容”与“融”。对于王澜君先生的同一幅作品,写行书的人会说看到了行书笔意,写草书的看到草书趣味,写楷书的看到楷书端庄秀美,写魏碑的看到魏碑结体和风骨,写隶书的看到沉稳厚重和朴拙,写大篆的看到大篆的气象和韵致……

        其二,书法之美在于韵。王澜君的书法作品,点画干净利落,着墨浓淡相辅、结字疏朗清奇,创作出的书法作品字体曲折而又协调,风骨豪放而又温婉,张扬见刚而含蓄藏柔,静中蓄动,动中含静,观之引人入境,思绪酣畅,顿觉豁然,由入视觉通雅境,无不赏心悦目,慨然成谈。

        王澜君着力在研究书法的结体,喜欢从“大篆”之中找寻创作的灵感,表面上行云流水,而其实“运力如抽丝,两手似撕棉”,气在体内感觉有一种相吸相斥的磁场,如“行如趟泥”、“风中旗,浪中鱼”,在形体运动中心手合一,气韵相谐,心、意、气、力一环紧扣一环,节节贯穿,收放自如,恰似仙子舞彩带,又似飞龙游苍穹。 
        其三,书法之新在于思。在书法界,几乎每位书家都想突破,树立自己的独特风格,但多数人似乎都没挣脱前辈的风格定式。在对古典书法继承的广度和对传统文化理解的深度上,王澜君不断悉心积累,反复历练,有了自己的艺术个性,融入了自我心得,在书卷上所缔造的“闲云舒卷,形意合一”的佳境,让人注目凝神,回味忘返。        
        在当代张扬个性的审美文化氛围里,王澜君依然淡泊名利,不与世争,多年坚持半日书法兼修学,每天十多个小时,不舍得荒废光阴,他常说:“没有完美的艺术,更没有完美的人,艺术是无限的,生命是有限的,我用有限的生命追求无限的艺术,更是感到时间的宝贵。”

        其笔触所到,连亘天地,高及峰巅,下及江水,咫尺之幅,涵盖万里。笔落烟华,整个大地覆盖着茫茫白雪,王澜君就像那穿着蓑衣、戴着笠帽的老渔翁,乘着一叶孤舟,在寒江上独自垂钓,游身于天地之间而我行我素,足履渺无人烟之境而处之泰然。其艺术风标,其气骨,其守贞不渝的心态,不是很令人钦慕吗? 

        王澜君书法作品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