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千墨艺术网 > 文化 >

《猫的遗产》:人与宠物相互守爱的感动……

时间:2018-12-19 21:06 浏览人数:
一猫一世界,一眼一辈子。
今天,你遇到你的猫了吗?

 
我遇到一个人,他是世界上最好的人类,
我愿意把我尾巴尖上所有的月光都送给他。
 
人猫互吸的花式宠溺,温柔守望的另类真情。
书名:《猫的遗产》(全二册)
作者:画眉郎
出版:江苏凤凰文艺出版社  2019年1月
出品:酷威文化
书号:978-7-5594-2657-4
定价:49.80元
开本:32开(上下册)
上架:畅销 / 青春文学
  
【内容简介】
住在乡下的狸花猫阿梨接到一封来信后,千里迢迢进城接管了姨母留给自己的唯一遗产——人类辛勤,辛勤给阿梨取了个新名字叫斯巴达。
进城后斯巴达才知道,原来城里的猫都是有文凭的,自己却没什么一技之长。更糟糕的是,它的人类辛勤一点也不像能养家糊口的样子。于是,斯巴达决定努力学习,发愤图强……人类语,戏剧、摄影、模特、舞蹈、管理学,不但要修炼十八般武艺,甚至要操心家里的那个人类……
功夫不负有心猫,最终斯巴达顺利当上了学霸,更成了能赚钱养家的人气网红。而辛勤也在它的影响下,从颓废宅男成长为另类萌宠博主兼游戏主播大佬,人与猫携爪,一起踏上了更为“美喵”的人生旅途。
 
【角色简介】
辛勤:又名咪呜(斯巴达专用)。二十六岁宅男,游戏博主,后期兼萌宠博主。幼时父母离异,后与奶奶同住,奶奶去世后独居。受原生家庭影响,有点颓废,但内心温柔细腻。领养斯巴达后,逐渐萌发责任感,开始积极面对人生。
 
斯巴达:原名阿梨,接管辛勤后获名斯巴达,又名饼饼,辛大饼。两岁黄色狸花猫,男孩子。标志是左眼有一条战斗时留下的疤痕。它是辛勤眼中的霸道黏人小甜饼,猫咪和汪星人眼中的勇猛大哥大。接管人类辛勤后,以大龄猫的身份进入喵咪学校,通过不懈努力成为学霸并最终通过考验,拥有了与人类等长的寿命,致力于陪伴自己的人类更积极,更努力的面对人生。
 
咖啡:波斯猫,心肠很好的女士喵,是接管辛勤奶奶的猫咪,与斯巴达的妈妈相识于宠物医院,并结为姐妹。辛勤与斯巴达缘分的促成者。去世之前,通过信件把自己现世唯一的遗产——人类辛勤,遗赠给了斯巴达。
 
戴麻薯:五岁的燕尾服色黑白猫,男生,“吃多多”宠物诊所镇店之宝。往届猫咪大学的优秀毕业生,沉着稳重,学富五车的前辈猫,爱护后辈。是斯巴达亦师亦友的存在,斯巴达进入猫咪学校学习的引导者。凭借多年诊所前台猫从业经验,应聘猫咪大学商业礼仪学教师岗位,成为一名光荣的猫民教师。
 
【作者简介】
画眉郎,人气小说作者,脑子里充满奇思妙想,擅长书写暖甜的成人童话。喜欢大自然,喜欢小动物,喜欢人与人,人与万物之间因爱而生的彼此守护,坚信温柔是一种强大的力量。
微博:@勤劳英俊的白菜
 
【精彩点评】
这是一篇萌宠文,但又不仅仅是萌宠文,还有人与宠物之间相互守爱的感动。作者把主人与斯巴达之间的感情,描绘得生动又细腻,让人阅后仿佛整颗心被温暖包围。毕竟我们的斯巴达,把尾巴上的月光,都送给了可爱的主人啦。看完这篇文,希望所有人都能善待自己的宠物,因为你就是它的世界。
——月下蝶影(超人气作者)
 
《猫的遗产》是我看的那么多小说里唯一把猫的视角写得这么好的,很真实很活力,也很震撼。从一只猫的角度看它与人类的羁绊关系真的特别戳我,真真切切地让我感受到小动物澄澈的心,暖暖的。
——杷咎(微博读者)
 
看完《猫的遗产》,最大的收获大概是对于爱又有了新的理解:独立又理智,温柔而强大,是软肋是铠甲,是斯巴达尾巴上的月光。
——奈良公园河马君(微博读者)
 
【目录】
Chapter1 城里来的信
Chapter2 相见
Chapter3 决定
Chapter4 相处
Chapter5 猫咪学校
Chapter6 猫咪学前班
Chapter7 预习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情
Chapter8 第一次洗澡的猫先生
Chapter9 可以独自出门的麻薯
Chapter10 如何使用人类的电脑
Chapter11 猫的礼物
Chapter12 真的要洗澡了
Chapter13 猫咪的初次亮相
Chapter14 复诊
Chapter15 猫咪小讲坛开课啦
Chapter16 如何选择一只人类
Chapter17 再见了蛋蛋
Chapter18 关于蛋蛋的猫生探讨
Chapter19 直播初体验
Chapter20 学前班结业
Chapter21 养家糊口的觉悟
Chapter22 身负重任的小学生
Chapter23 全都是重点
Chapter24 勤能补拙和气生财
Chapter25 关于猫咪的谎言
Chapter26 我们的目标是没有蛀牙
Chapter27 大饼出巡
Chapter28 感情大危机!
Chapter29 猫咪俱乐部
Chapter30 紧张的复习周
Chapter31 圣诞喵之夜
Chapter32 小学毕业
Chapter33 忙碌的初中生
Chapter34 初中生的日常
Chapter35 人怕出名猫怕壮
Chapter36 偶遇外教
Chapter37 一路高歌
Chapter38 社会实践
Chapter39 故事大会
Chapter40 留守大饼(上)
Chapter41 留守大饼(下)
Chapter42 英雄斯巴达登报
Chapter43 大学之道在喵喵喵
Chapter44 狗仗猫势
Chapter45 来自狸花猫的试探
Chapter46 手艺人王师傅
Chapter47 中华寻回猫
Chapter48 更大的世界(上)
Chapter49 更大的世界(下)
Chapter50 握爪会
Chapter51 故地重游
Chapter52 另一只狸花猫
Chapter53 人类语四级考试
Chapter54 猫生的起起落落落落起
Chapter55 饼饼说人话了?
Chapter56 最后一课
Chapter57 大学毕业
Chapter58 意外的旅途
Chapter59 回家
Chapter60 荒岛
Chapter61 新的邂逅
番外一 王特区
番外二 新的旅程



【精彩阅读】

我继承的遗产是一个人类?

选自:《猫的遗产》
作者:画眉郎
出版:江苏凤凰文艺出版社
出品:酷威文化
 
新上任的邮差篱笆黄狸来敲玻璃时,阿梨正蜷成一团,悠闲地舔爪子。邮差黄狸心里扑通直跳,他才刚满八个月,接过邮差的重任也不过三周,却也从前任口中听闻了眼前这只狸花猫的盛名。会打架,爱惹麻烦,曾有十几任人类试图驯养他,均以失败告终。
阿梨听见窗户外窸窸窣窣的动静,并没有睁眼。尽管阿梨自认为此刻的自己应该是笑容满面和蔼可亲,那只茸毛还没褪干净的黄狸小毛孩显然不这么认为,只因阿梨长得太吓猫了。他的眼珠子是罕见的绿色,眼角不似一般的狸花猫略微下耷,反而上扬,带着一股说不出的邪气。鼻梁端正,下巴线条分明,显出一股不怒自威的神色。阿梨身上带着大大小小的伤疤,尤其是他左眼那道足有五厘米的抓痕,疤痕狰狞可怖。毛色也不是顶好看的,看起来灰扑扑的,衬得整只猫更加阴沉。
太吓猫了。
黄狸心里这么想,爪子的力度没控制好,落在玻璃上发出一串短而急促的声音。阿梨闻声,倏地抬头瞥了过去,阳光正好打在他左眼那道骇猫的疤印上,吓得黄狸一哆嗦,腿软得差点掉下窗台。
黄狸强按下心头的不安,“你,你的信……”黄狸在阿梨站起来时,尾巴毛瞬间奓开,下意识地后退了两步。似乎又觉得自己这样太没有骨气了,硬生生地立住了,弓着肩胛,鼓起勇气,又大声喊了一遍:“你的信!”
阿梨又晃了晃尾巴尖,露出一个微笑。他的下巴倒是出奇地白净,然而这违和的龇牙的表情衬得他眼角那道疤痕更加狰狞。“知道啦。”阿梨回答道,“有劳了。”
黄狸震惊地瞪着阿梨。尽管对方是个将近八斤的大块头,声音倒是少有的甜美……咳,温和。“那我给你搁这儿吧。”他说完,咚一下跳下窗台,顺着篱笆丛里的小道,猫着身子迅速跑远了。
唉,可是我不识字啊。阿梨略微苦恼地盯着那封信。几分钟之后,他无奈地低下头,叼起那封信,决定出门去镇子东边的秀才家求助。
阿梨飞速地来到了秀才家,顺着排水管噌噌几下上了二楼,轻轻地落在了阳台的水泥地面上。
“谁呀?”秀才立刻从落地窗里蹿了出来。他足足有十六斤,圆头圆脑圆肚皮,远远看去,就像滚来了一只球。“哦,是阿梨呀,找我什么事呀?”他停在门槛边,端着身子坐了下来,肚子立刻从他的爪子间挤了出来。
阿梨松开口中的信,也坐了下来,踩了踩两只前爪:“想拜托你一件事情,帮我看看这封信好不好?”
“哟,你这穷小子,居然会有人给你写信。”秀才诧异地说道。阿梨用鼻尖将信往秀才的方向推了推,秀才用他肥硕的爪子麻利地拆开了信封,甩着尾巴,津津有味地读了起来。
“我亲爱的外甥,当你读到这封信时,我应该已经不在人世了。虽然我们素未谋面,但思来想去,还是希望能将我的遗产交到你的手上。”
阿梨用后腿蹬了蹬脖颈:“遗产是什么?”
“别打岔!”秀才瞪了他一眼。阿梨听话地停下动作,揣着爪子俯卧了下来,瞪圆眼睛听。秀才继续念道:“你可能不认识我。我是你的姨母——咖啡。大概两年前,我在毛春的玲子宠物医院认识了你的妈妈阿虎。当时你和你的妹妹还没出生。阿虎被人类救助队从下水道里救了出来。我们志趣相投,很聊得来,结为姐妹。”
关于这件事情,阿梨倒是还有几分记忆。他记得自己还小的时候,妈妈曾经提起过这位漂亮的波斯猫姨母,是个上了年纪但心肠很好的女士。后来妹妹们相继被人类领走,而妈妈也不幸被摩托车撞伤离世。这位姨母就和他童年里许多柔软甜蜜的回忆一起尘封了。
“后来发生的不幸,我也不想多言。听说你的妹妹们过得都很好,唯有你,实在令我放心不下。我久病缠身,将不久于人世,有两个心愿不得解。一是我妹妹唯一的儿子你,二是我原来的人类唯一的孙子阿勤。你孤身在外,风餐露宿,何时才能安稳?而我走以后,谁来接管照顾阿勤呢?思来想去,唯有把阿勤交到你的手上我才放心。你母亲是只完美的猫,我相信身为她的儿子的你肯定也不差。阿勤是我在现世中唯一的人类,唯一的财富,我希望你能来接管他。”
秀才盯着阿梨看了片刻:“哎,我说阿梨,”他开口说道,“你是怎么想的?”
阿梨摇了摇头。他现在脑子一片空白。
“依我看,”秀才清了清嗓子,“你应该去。毛春可是个好地方啊。”他扬起粗壮的脖子,眼神飘向远方,似乎陷入了回忆之中。
毛春是一个不大不小的城市,风景如画,气候宜人,曾被人类世界评选为十大最宜居的城市之首。同时,它还是一个猫城。城内从市长往下,都是爱猫的人。但猫都是不喜远足的种群,除非必要,很少有猫会下定决心离开自己的出生之地,前往一个未知之地。
阿梨踟蹰着,舔了舔自己的爪子。
他不怕离开曲流镇,离开他的窝。可是那只人类会喜欢他吗?会愿意把他请进家里去吗?
喵……阿梨不安地甩了甩尾巴。
秋天来了又走,留下了满镇子金黄色的枯木。阿梨踩着干燥的落叶,急速地奔跑着,迎面吹来带有陌生气息的风,在他的胸腔内引起共鸣。他的脖子上系着一只小包袱,里面是他猫生所有的财产。他要带上他的一切,去寻找那只属于他的人类了。 

为什么会有一见钟情的感觉?

选自:《猫的遗产》
作者:画眉郎
出版:江苏凤凰文艺出版社
出品:酷威文化
 
辛勤是一个宅男,现住在奶奶留给他的房子里,无须兑现父母的期待,顺从自己的心意,过上了日夜颠倒、打游戏、点外卖的颓废生活。华灯初上,他才刚刚醒来,看了一眼堆在墙角的猫窝猫玩具,复又看向天花板,发起了呆。
家里的那只老波斯猫咖啡已经离开整整三个月了。少了那低沉的喵呜喵呜的动静,整个房子沉寂得有些可怕。对楼传来生气的母亲呼唤孩子吃饭的声音,楼下有人在高声大笑,空气里似有若无地飘着饭菜的香气。辛勤又躺了十分钟,终于爬了起来。他洗漱完,穿好衣服,走到墙角,弯腰将那堆杂物摞在一起,抱了起来。往下走时,楼道里挤满了一群年纪很小的孩子。他们推推搡搡,在狭小的走道里嬉戏。一个带头的小男孩看见了辛勤,尖声大叫道:“这里有个人要丢小猫!”孩子们害怕地凑成一团,怯怯地打量着辛勤。辛勤没说话,甚至没看他们一眼,抱着猫窝,从小孩让出的空隙中走了过去。不是小猫啦,只是盒子!辛勤听见背后有个小姑娘在喊。又是一阵喧闹的追赶声。
小区的垃圾箱很干净,似乎刚刚被清理过。辛勤将手里的属于咖啡的东西整整齐齐码好,放进了垃圾箱里。垃圾箱旁边的流浪猫猫粮供应机是满的,水也添过了,却不见一只猫。辛勤思索着今天该去哪家店打包一份外卖回家,脚却不知不觉地走向了花圃边上的长椅。他坐了下来,这个角度,正好能看见猫粮机。天越来越冷了,辛勤穿得不多,双腿的肌肉在冷风中不自觉地打战。他抬手,将绒毛围巾裹紧了一些,这条围巾,是奶奶在世时给他织的最后一条。
阿梨匍匐在花丛里,从枝丫的缝隙间,偷偷打量那只人类。他知道那人就是姨母留给他的遗产。这不是阿梨第一次见到辛勤,却是距离最近的一次。阿梨来到毛春,来到辛勤所在的小区已经整整一周了,只见过辛勤两三次。他曾经远远地看到这只原本属于他姨母的人类站在居民楼门口,匆匆收下了一只只不知所谓的纸箱子,又匆匆离开了阿梨的视线。尽管有些茫然,但阿梨渐渐明白,那道银光雪亮的门轻易是打不开的,所有像他一样的流浪猫都会被拦在外头。而里头,就有他的遗产。
他的遗产看起来面色苍白,身量太瘦——当然,是以猫咪的标准来看。这样瘦弱的猫咪,在冬天是很难存活的。阿梨在心中暗自摇头。他还打不定主意应该怎么出现,表明身份,让人类带他回家。今天的人类,在外头待了很久,他没有皮毛,不会冷吗?阿梨觉得这是自己的好机会,他可以出其不意地跳出去,命令辛勤成为他的人类。可是他又有些犹豫,他从来不曾有过任何人类,不知道如何与其相处。
他会喜欢我吗?
他才来毛春城的时候,遇上了一只霸道的大花猫。那家伙膀大腰圆,力气大得很。阿梨和他打了一架,脱身的时候没留神踩上了碎玻璃,细小尖锐的渣滓嵌入了他的爪子肉里,左前爪这几天一直疼得厉害,比右爪子大了一圈。想到这,阿梨不禁又轻轻舔了舔爪子,忽然觉得眼前一黑。
辛勤蹲下身,安静地看着自以为藏得很好的那只大猫。一只狸花猫,脏兮兮的,有只爪子好像发炎了,不同寻常地肿大,像一个小馒头。他犹豫了片刻,微微俯首,伸出两根指头,轻轻探过去,在狸花猫的鼻子前停住了。
阿梨吓了一跳,毛都奓开了,身体后仰,耸着肩胛,一时之间拿不定主意自己是否该出爪。那只人类把爪子凑了过来。他想做什么?是想让我闻他的气味吗?可是不是应该闻屁屁吗?不过他的味道真好闻!阿梨心里打鼓,脖颈僵直,两只耳朵往后贴了起来。
辛勤的手指停了片刻,坚定而缓慢地继续靠过去,弯曲,用指节轻轻蹭了蹭狸花猫的鼻尖。狸花猫显然吓着了,迅速挪开脑袋,辛勤趁机摸了摸它的颈后。阿梨感到自己浑身的毛都竖起来了。自从离开妈妈,还是第一次有人这么触碰他的颈子。这种感觉很奇怪,既不是难受,也谈不上舒服。痒痒的,怪怪的,喵,让他很想挣脱。但阿梨最终一动不动。
辛勤慢慢地靠近,用指尖顺着狸花猫的毛路轻柔地梳理。其实是一只漂亮的狸花猫呀。他觉得有些诧异,自己对这样一只陌生的流浪猫,竟会产生一种类似一见钟情的感觉。“你受伤了。”他开口,轻声说道,“你想不想去暖烘烘的地方。”
他在说什么? 阿梨绿色的眼球瞪得圆圆的,像两颗漂亮的玻璃珠子。
“你需要一点儿食物,和抗生素。”辛勤用指节又蹭了两下,收回手,轻轻地取下脖子上的围巾,抖了抖,凑到阿梨鼻子前,就像在逗猫。
阿梨好奇地竖起耳朵,抖了抖。他开始慢慢放松,只是仍维持蹲坐的姿势一动不动。他的鼻翼轻轻抽动,在那团暖融融的编织物中嗅出了属于人类的独特气息。真好闻。
辛勤利用围巾一点一点地靠近狸花猫。他很有耐心,动作轻柔,阿梨开始眯起眼睛,带着人体温度的围巾轻轻将他围了起来。辛勤勾起嘴角笑了笑,忽然伸手,将猫连同围巾一起抱住。阿梨几乎还没反应过来,整只猫已经被人类紧紧抱在怀里,他下意识地撑开四肢挣扎。辛勤轻声哄:“嘘,别动,我们去看医生。” 
阿梨倒不是真的如此听话。虽然说出来有点儿丢猫,但是他真的被吓住了。他的人类抱着他进了一只大铁盒子里——汽车,阿梨瞪着绿色的眼球,不安地捕捉飞掠而过的光斑,紧紧地贴着他的人类。
喵,这个世界好大呀!
“你好呀,斯巴达。”辛勤冲他笑了笑。
阿梨听不懂这个人类在说什么,他并不知道,从这一刻开始,他有了一个专属于他的人类,有了新家,还有了新名字。 



再见了,我的猫蛋蛋!

选自:《猫的遗产》
作者:画眉郎
出版:江苏凤凰文艺出版社
出品:酷威文化
 
不知不觉,斯巴达来到辛勤家里已经有一个月了。它完成了内外驱虫,打了疫苗,饭量很好,体重也长了,毛色润泽,是一只非常健康的猫咪。辛勤在医生的建议下,开始着手准备给斯巴达绝育的事情。
斯巴达对于即将到来的这一刀一无所知。他依旧是一只开心的猫咪。但是,告别蛋蛋的日子终于还是到来了。
狸花猫像往常一样向他的人类撒娇,可是咪呜——辛勤,他的人类一反常态地并没有给他准备早餐,甚至连水都没让他喝。虽然肚子有点饿,也有点渴,但还能忍受,已经习惯饥饿生活的斯巴达并没有表示太多的不满。他叫唤了一阵,发现咪呜并没有要妥协的意思后,就安静下来,趴在地毯上开始舔毛毛。而他的人类,在一旁不知道在忙着收拾什么东西。不一会儿,毫不知情的狸花猫被塞进猫包里,出了门。
斯巴达对于去诊所并没有太多反感,因此人类拎着他上路时,他还在猫包里傻乎乎地舔毛,又毫无戒备心地小睡了一觉。直到辛勤将他带到一处陌生的房子,斯巴达才开始有所警惕。这个地方的气息是全新的,这令狸花猫感到不安。他高高地竖着两只耳朵,打定主意,如果一会儿发生什么意外,他就带着人类远远地跑开。
辛勤找的是一家大型的综合宠物医院,负责手术的是医院里最有经验的医生,人称陈一刀。这个医生据说有些奇怪,不怎么说笑,但技术很好。做完了术前的身体指标检查后,辛勤拎着猫包,战战兢兢地站在手术室门外,忐忑地等着。他脑海里回想着网上传说的一些不良的手术事故和术后反应,心里面很没有底。而他的狸花猫对于即将到来的无妄之灾一无所知,这更增加了辛勤的心理负担。好在他只等了一会儿,陈医生就走了出来。陈医生穿着一身异常干净的白大褂,看起来年纪不大,瘦瘦高高的,口罩退到下巴处,说话时声音很平和,倒不像一个严苛的人。他让辛勤打开猫包,把斯巴达抱出来。辛勤立刻照做了。
斯巴达窝在人类的怀里,警惕地打量眼前的陌生的人类。他要做什么?斯巴达伸出爪子想拍走陌生人类的爪子,被咪呜制止了。这个陌生人类身上有和戴麻薯的人类差不多的味道,难道他也是医生吗?咪呜为什么换了一家诊所呢?我还能见到麻薯吗?斯巴达晃着脑袋,想不明白。
陈医生快速地检查了一下辛勤怀里的狸花猫,点了点头,压低声音对辛勤说道:“一会儿配合我。”
辛勤疑惑地皱眉头。什么配合?没等他想明白,陈医生忽然一把抓住狸花猫,用力抢了过去。辛勤还来不及反应,就看见陈医生抱着狸花猫一阵风一样地卷进了手术室,只留下白衣翻飞的背影。辛勤诧异地瞪圆了眼睛,下意识地想跟上去。这时,旁边的一名护士拦住他,憋着笑向他解释,有些猫咪做完绝育手术可能会对送他们去挨刀子的主人产生怨恨的情绪。但如果他们以为自己是被医生抢走的,主人无力保护他们,这种怨恨的情绪就不会转移到主人的身上。相反的,他们会认为主人为了保护他们做出了很大的努力,术后又受到主人贴心的呵护,会因此变得加倍地黏人。
辛勤听完解释,简直哭笑不得。没想到,在猫的世界里,也有这样深的套路。他想起上次斯巴达大闹美容院的事件,对于狸花猫的战斗力仍有余悸,心不禁又悬起来,暗自希望这一次不要造成流血事件。
被陌生医生抢走的斯巴达此时一脸震惊,因为太过震惊,以至没能像平时一样及时反应过来。那个医生的动作简直太快了,等斯巴达开始反击的时候,对方已经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猫放置在了手术台。几个配合医生的护士看起来都是训练有素的,既没有伤害到猫咪又果断地控制住想要反抗的猫。见对方并没有要伤害自己的意思,狸花猫有那么片刻的疑惑,犹豫着要不要反抗,跑去找他的咪呜。就在犹豫间,他就被人放倒了,姿势有点像他以前接受医生检查的时候,因此斯巴达没有太过不舒服。他拍打着尾巴,思索应该怎么突破重围。这时,他背上忽然就挨了一针,斯巴达很不开心地叫唤了一声,没想到又挨了一针!喵呜,你们这些人类怎么回事!难道不应该先打一声招呼吗!放开我!
接下来,更令斯巴达感到震惊的是,有人在动他的蛋蛋!斯巴达感受到有个冰凉的东西靠近他的蛋蛋。那种触感他并不陌生,之前去“吃多多”打针的时候,他也曾经这样被剃过毛。戴麻薯以前告诉过斯巴达,人类给猫咪打针,一般都是为了猫咪的健康着想,只是他们在打针的同时,总是会想给猫咪剃毛,这会让不习惯裸露皮肤的猫咪特别不舒服。
换句话说,就是现在有人在给他的蛋蛋剃毛!
意识到这一点的斯巴达发出一声惨叫,这大概是这只大无畏的狸花猫,生平第一次发出呼救声。
在手术室外等候的辛勤冷不丁听见里头传来一声号叫,他几乎没能听出那是他家的狸花猫。辛勤忍不住站了起来,焦急地往里面看了看,然而什么也看不到。幸好整个手术过程非常快,几乎是几分钟的事情,斯巴达就被送了出来,重新还到了辛勤手上。
摘蛋蛋这件事情除了在当下给斯巴达带来一定的心理冲击,在他健康的身体上没有留下任何后遗症。只不过这只年轻的猫咪更加深刻地意识到,这是一个很大的世界,他的人类是弱小的,他需要好好地保护他的人类。  
【燕赵时讯2018年12月19日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