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千墨艺术网 > 文化 >

2020西藏行(二十四)之川藏线(结束篇)

时间:2020-09-28 23:41 浏览人数:

仰千山之巅 观万水之源

——2020西藏行(二十四)之川藏线(结束篇)

        财经时讯消息(朱启荣/文、摄影)然乌湖是川藏线上的风景之一,我们从然乌湖继续东行,边行边拍,览胜现存美景。

        有一句话叫“一生一次318国道川藏线”,但是很多人可能不知道,川藏线是等不了我们一生的,因为它正在慢慢地“消失”,这个“消失”并不是说这条路没有了,而是它在你心中的印象,已经逐渐变得面目全非了。

        如果说2017年是川藏线最后的辉煌,那么现在就是川藏线最后的告别。

        川藏线上的高山,目前近一半都已建隧道,川藏线有14座海拔超过4000米以上的高山,很多震撼的自然风光都集中在这些高海拔垭口,如果都通隧道了,那这些风光也就永远地消失在人们的眼中了。

        我们这次川藏线之旅,还能抓住川藏线美景的尾巴,观赏一些即将消失的绝美之景。

        我们的车队,顺着滚滚的怒江下了一段平缓的路就开始爬上川藏线著名的七十二道拐了。七十二拐也称九十九道弯。具体多少道拐我也数不过来,站在路上看着脚下咆哮的怒江大峡谷,一下子就让我想起人类于大自然的改造中所承载的那种艰难与卓绝,会想到长城、金字塔等等。

        业拉山口,海拔4658米。它是他念他翁山脉,属于横断山脉。从七十二道拐艰难地上到业拉山口,感慨万千,“荡胸生层云”就是这个感觉,淋漓尽致,顿生豪迈。当踏在山口的时候,你能看到怒江在西边脚下,澜沧江在东边脚下,左看右看,很是奇妙。

        从业拉山口蜿蜒盘折而下,美丽的世界高原之城邦达就坐落在一个群山怀抱的高寒草原中,虽然很小的一个城镇,但周边的草甸还真难以用笔墨形容。绿茵如毡,成群的牛羊点缀着这片如诗的草原。这里海拔4200米左右。

        我们从邦达赶到左贡县城,天已很晚,大家简餐就寝。次日天亮,这才仔细打量下左贡县城。左贡县城具有承东启西、联结南北的区位之便,是历代商贾由茶马古道进出西藏的必经之地。

        在左贡去往芒康的路上,早就了解到要连续翻越三个山口,即:东达山口(海拔5009米),觉巴山口(海拔3390米),拉乌山口(海拔4380米)。路上危险指数较大。我走过五次,对这条路比较熟悉,车队蜿蜒于这三江流域的峡谷高山中。一路的感慨、一路的惊喜。

        车队到一个山顶,整座山是没有一棵树的绿绿草地,时不时经过一个个游牧的帐篷,牛羊仿佛应该生于斯、死于斯。隐隐地在山下的一个葱翠的峡谷中看到了芒康县城的一角。

        芒康,滇藏公路、川藏公路的交汇处。在隋唐称为白狼国,其实也是古代羌族人的聚集地。唐朝时期吐蕃三十二代赞布松赞干布统一了西藏(公元617年)以后,芒康境内被吐蕃占领。此时期以后,藏传佛教随着政治力量的深入而得于人心。吐蕃与芒康境内诸部落和土著居民融合为同一个民族——藏族,现芒康的藏族因此延续下来。

        走过芒康,翻越中巴拉山口后过金沙江就会进入四川行政版图,川藏其实就以金沙江为界的。过了金沙江大桥,我们就离开了西藏,标志着我们这趟西藏之旅的结束,下步只是匆匆赶路的回程。

        作者简介:朱启荣,中国摄影家协会会员,河北省摄影家协会媒体专业委员会秘书长,资深媒体人。
(编辑:彭海峰)